【啟航與祝福】來自校友們給第四屆書院生的祝福

【獻上祝福,挺身向前】 第一屆書院畢業生 郭金亞
chin ya
(原文PO於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gossippoya/)

恭喜第四屆書院生畢業了!一路走來不容易,如何繼續更不容易。
給大家祝福也給大家打氣,希望你們不後悔走過這一回,更希望你們引以為傲帶著這份骨子深耕於各個領域。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,可能你會因為你的位置、工作性質等不是這麼好發揮影響力,可能你說東海大學人家還知道教堂,但說博雅書院大家問那是什麼。
記住,不求急於表現、只求完美演出,久了,自然他們對你有興趣了,於是,我們不要客氣地讓他們驚豔!
─「莫忘初衷」
─影片真的做得很好!
─第一屆書院生郭金亞,任教於台東縣均一國民中小學,期許未來在某個地方巧遇,細數不完書院種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【365天,畢業快樂】 第三屆書院畢業生 傅彥蓉
yen jung
(原文:https://goo.gl/bBaSYt)

去年的這個時候,我極度麻醉自己的度過畢業季,因為我很討厭說再見。
印度比較熱,在四月的時候,鳳凰花就開的火紅,提醒我,畢業快要一年了。
今天,是我從博雅畢業一年的日子,過得相當心煩氣躁。
昨晚,被蚊子騷擾到一點才睡,早上,因我睡在公共空間,被無情的叫起來,因為懶惰晚起的人沒人權,也絕對不會貼心為我預留早餐,接著,跟一群有起床氣而情緒失控或者半睡半醒的孩子一起吃早餐,伴隨著兩個媽媽又罵又求的大呼小叫。我跟我媽說,若我以後是個怨婦級的媽媽,可以砲死我。
然而,今天不想要去教育中心,天氣太熱,我實在不想出門,因此,我不小心滑了手機滑了一個小時,奢侈的一個小時,該死。然後,我開始自動的洗起九個人三天累積的衣服,與一個星期的床單,再拿到頂樓去曬,並且將乾淨曬乾的衣服分類摺好。旁邊一個16歲的幫傭妹妹,竟試穿我的內衣還痴痴地傻笑,當我打開我的電腦,想要開始我的無所事事的隨便寫日記的時候,她拿圍巾蒙住我的眼睛,在我的臉上很用力的親了一下,三個孩子一邊笑,玩弄電燈與風扇的開關,還跑來戳我的螢幕按我的電腦,開始四處拿起唾手可得的物品,問我英文怎麼說,接著大聲地重複再重複,yes?眼睛發亮的看著我,期待我的反應,最小的孩子,拿起自己的內褲套在頭上,大聲尖叫。我真的快被煩死了,也快笑死了。所以,我又決定出門到教育中心。
印度,一個月半月了,昨天訂了回尼的機票。
在印度,特別的想家,那個喜新厭舊卻也懷舊的矛盾,讓我很感冒,腳很笨重,頭還脹脹的,覺得自己變得很笨,然後特別的敏感。天起很熱,輕微中暑時額頭會冰冰涼涼的,眉毛深鎖,讓我每次都要用手,然後得很專心的感受眉心緊繃的肌肉狀況,用手推開才能放鬆。
這週,和牧師的家人一起去旅行,一起偷偷摸摸喝了點啤酒,牧師跟我說:

你是個很好的女孩,我觀察了一個多月,可以感覺到,有時你並不開心,但你總是能夠立刻喚起笑臉。

接著,我們聊起了婚姻生活中的感動與犧牲取捨,開始說自己的故事與經驗。

並不是每個人,都能夠把那傷心的故事包裝得這麼漂亮,他說,這是上帝給我的禮物,因為這讓我的生命能夠更加的強壯與堅韌並且充滿感恩。你的笑容,很像嬰兒。

我很喜歡跟台灣人相處,因為很輕鬆很自在,總是敞開心胸去接受許多的事物。

我不覺得我敞開心胸去接受許多的事物,我反而覺得因為我覺得自己很不獨立,因為依賴,所以我得去接受。

你不能期待去獨立,不可能獨立。這跟信任是一樣的,如果你不相信任何人,好事不可能會發生。

See! I’m in India and meet the life!沒想到我到印度,才比較搞得清楚自己的輪廓。
接著,談到關係談到愛,要怎麼確定自己愛別人呢?

想到愛,你想到誰?

家人啊!

你確定嗎?家人是不是只是關係而已?

(愣了一下)那要怎麼知道自己愛別人?

愛會帶來改變。我有一個女生朋友,我很喜歡她,她說我穿”褲搭”很好看,所以我整整兩年,都穿”褲搭”(印度的傳統服飾)。

…….

確實,想想若照牧師說的,愛會帶來改變,那抗拒改變的人,是不是在抗拒愛呢?因為愛的真實樣貌,並不是單一而已,有時甚至是對立。我知道,這個世界很愛我,我被改變了。
覺得,這跟現實的概念有點像。在想像裡,我可以自己控制我要看到什麼聽到什麼,但我很少做出反應,因為不痛不癢,我可以天馬行空;在現實裡,看到就是看到聽到就是聽到,雖然有時真的滿世故又刺骨,可是這卻讓我在實踐慢慢找到自信與熱情,有的時候,我想的跟確實發生的真的不一樣,這讓我很痛苦,然後對著枕頭放聲大叫,有時甚至用頭咚咚咚輕輕的撞牆,才可以啟動我腦袋,發現,自己其實是個控制狂,無法接受自己在不清楚的狀態,可是,不安卻是種讓我不斷想進步的能量,所以,現實其實並不可怕,之前覺得可怕,是因為我用二元的方式去定義我所認識的世界,好或不好,對或不對,這其實無從幫助我去做選擇,因為,我不願意輸,不願意捨,從沒想著突破。
一年前,傅彥蓉是控制狂,愛冒險的人卻缺乏安全感,依賴他人卻又不信任別人。好可憐喔~可是一年後,不太一樣了,因為被上帝打到頭。
人之所以為人,是要有意識地做出選擇,因為這樣才可以記錄成長軌跡。
翻開去年八月,寫給自己的一封信,我跟自己說,這是上帝給我的成年禮,而我一定受得起,我跟自己講,不管怎樣,我都要是一個感恩且時時細數恩典的小孩。而且,一年後,關於這點,我沒有變,真好。
OMG,尾聲了,進入九十天回台的倒數。回台日子,也不再不確定了。
那個我以為我會去冒險,像跳傘登山自由落體吃各種美食,有一群可以聊大小事和心事的外國朋友,但是我渴望的驚天動地沒怎麼發生,但我卻更貼近了生活品嘗的各種不一樣的生活樣貌。和印度與尼泊爾的家庭生活在一起,語言不太通,所以他們總是用愛的肢體語言,就是不斷的摸我抱我,有時我真的覺得快氣死,覺得一群猴子,有時甚至將溝通的沮喪轉為生氣掃到我。有時有心事,實在不知道怎麼說,告訴我,”肚爛”的英文怎麼講?怎麼講?怎麼講?親密的方式,是彼此分享,但當我試著守著我的界線,卻遭自私、小氣的碎碎念。真的很委屈~可是我知道,我會永遠的記得且受用一輩子,學習分辨他人的期待與自己的責任與義務。
東海,博雅,我知道我會永遠想念,可是永遠也回不去,而校園外的世界,因為擁有永遠的曾經,我要享受一輩子
回到台灣後,又一個階段,我有點害怕,不過,”害怕”我來了,我們一起在路上,找”勇敢”。
青春,不是拿來悼念,是拿來寫更多的故事。
那個,畢業快樂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